几代刑警接力万里追凶21载 破跨世纪命案

2020年07月03日 14:27:09 来源:四川新闻网
编辑:肖伟

四川新闻网自贡7月3日讯 (记者 徐昭磊 摄影报道)21年前的一个深夜,自贡市富顺县发生了一起命案,犯罪嫌疑人之一的陈某潜逃,开始了自己的逃亡生涯……

其间,富顺警方从未放弃对陈某的追捕,一代又一代的专案民警接力开展侦查追捕工作,21年来始终不曾放弃。

记者从富顺县公安局获悉,经过21年的不懈努力,2020年6月18日晚9时许,陈某在云南省文山州丘北县被自贡警方抓获归案。

一起跨世纪的命案告破,但案件给各方造成的伤害却值得我们深思……

陈某被押解回富顺县(富顺县公安局)

案发:年轻摩的司机遇劫被害凶手潜逃

1999年11月23日夜,在自贡市富顺县兜山镇陆家村公路边发生了一起命案。时年25岁的陈某伙同余某(宜宾人)、张某(自贡人)二人,以租乘两轮摩托车为由,将时年29岁的摩的司机黄某骗至富顺县兜山镇陆家村公路边,试图抢劫其摩托车。在作案过程中,陈某等三人对黄某实施了捆绑、捂嘴并将其捅伤等行为,随后把车抢走,留下黄某一人在路边,最终致其窒息死亡。

作案后,三人逃离现场,把抢来的摩托车卖了1000元,每人分了几百元。没过多久,陈某听到了一个令他吃惊的消息:被抢劫的摩托车司机死了。他这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孤身一人离家外逃,开始了长达21年的逃亡之路。

深知自己背负命案,陈某一直小心翼翼,不抽烟、不喝酒、不上网,除了上班就是呆在家里。为人也异常谨慎,从来不敢和别人发生争执,“即使被人打了也不敢吭声。”

富顺县政府副县长、县公安局长缪剑迎接追逃组民警(富顺县公安局)

逃亡:隐姓埋名异地娶妻生子

逃亡中的陈某先是在云南元阳结识了女子白某。陈某小心翼翼谨慎为人被白某误认为“忠厚老实”,遂决定托付终生。而陈某则在同居期间偷出白某舅舅白某某的户口簿,到当地公安局以白某某的户籍资料、自己的照片办理了一代身份证。从此化身白某某。

2008年,已经和陈某同居生活了近十年的白某向陈某提出结婚。但陈某害怕身份暴露不肯答应。最终,两人只能分手。

随后,陈某在浙江又结识了云南文山州女子刘某。2010年刘某为陈某生下一个儿子,两人决定回刘某的老家文山州丘北县生活。

此后的9年里,陈某又躲藏在丘北县,过着担惊受怕、深居简出的日子。2019年底,他和刘某生下了第二个儿子。虽然现已育有两个儿子,但二人至今没有到民政部门登记结婚。

陈某说,逃亡的日子里曾多次想过投案自首。生了孩子后又想等儿子长大点再来投案。没想到去年又生了一个小儿子,就又打消了投案的念头。

在丘北县,夫妻俩靠经营一个水泥制品的家庭作坊为生,陈某偶尔还帮忙做一些装修的临工。“21年来,每到晚上,或者看到路上有警车、听到警车在响,心里都是提心吊胆的,见到警车都会下意识地低头和躲避。”陈某坦言,这些年,他就像地洞里的老鼠,东躲西藏。

陈某跪别妻儿

转折:平静面对民警抓捕

渐入正轨的家庭生活、提心吊胆的逃亡日子,都在2020年6月18日这天戛然而止。

“咚咚咚……”这天晚上9时许,敲门声突然响起,“我们是物业的,开一下门。”

“当时敲门,听说是‘物业’,我心里就有数了,预感肯定是(警察)。” 事后,陈某解释说,,他在那丘北县生活了15年了,对小区情况很熟悉。

“当时心里很平静,我站在门口想了好几秒钟,我还是把门打开了。我不想跑,我只是不想惊动邻居,不想给妻儿带来不好的影响。”陈某说。

打开房门,门外正是千里迢迢赶来的富顺县公安局追逃小组民警和丘北县警方民警。陈某没有反抗,民警很快给他铐上手铐。

记者对话陈某

较量:持续了21年的追凶接力

“知道迟早会有这一天。”陈某说。

但陈某不知道的是,这一天的背后,是富顺县公安局四任刑侦大队长、三任刑侦副局长、八任局长长达21年的坚持,追逃组民警辗转4省6市2县,奔袭2万余公里的接力追凶。

时间回溯到1999年。案发后,警方通过侦查,很快锁定了三名犯罪嫌疑人。据富顺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黄勇介绍,2005年,嫌疑人余某落网并被依法判处了有期徒刑;余某服刑期满出狱后没几年,就因病去世。但陈某一直渺无音讯。

57岁的江平曾经是富顺县公安局副局长,分管过刑侦、后勤工作。“我是2002年任刑侦大队长的,一到任,这起抢劫杀人案就移交到我手里了。由于是命案,我们一直没有停止过追踪。”2008年江平任副局长后继续兼任刑侦大队长,对陈某的追击一直没有停止。

“2003年,我们根据一条线索发现陈某冒用他人身份信息在浙江活动,追逃人员立即赶到那里。”结果由于陈某极度敏感,发现附近有陌生人活动后再次躲藏起来,抓捕未能成功。对此,江平很是遗憾,“这是我们离他最近的一次。”

在陈某逃亡期间,富顺警方也从来没有放松过对他家里的调查。每一任刑侦大队长和办案民警,和陈某老家的村支书、村主任以及村民组长都是非常熟悉的老朋友。

几年前陈某的母亲去世,警方获悉消息后立即开展工作。但陈某和家人完全失去联系,根本不知道这个信息。6月18日抓捕陈某后,民警问他家里都有哪些人,“他第一个就说有母亲,然后才说其他兄弟姐妹。可见他确实不知道家里的任何信息。”黄勇说。

“这是一起跨世纪命案,21年间,各任刑侦大队长、分管副局长和局长临卸任时都会提到这起案件,要求‘不要忘了,要办起走’。”黄勇说,由于没有陈某没有归案,最初参与案件侦查的几名老民警也是带着遗憾退休。

2012年,江平工作调整后不再分管刑侦,“但这起案件一直压在我的心里,每次回刑警大队都会了解案件进展情况。”

案发现场

突破:大数据“抄底”找出蛛丝马迹

近年来,自贡公安大力实施科技兴警战略,实现了大数据智能化应用的大跨越,极大地提升了公安机关打防管控能力。2020年“云剑行动”开展以来,富顺警方将“命案积案”攻坚作为刑侦工作重点,陈某等人抢劫杀人案又被列为攻坚行动最前列,成立专班全力攻坚。

21年来,围绕陈某获取的各种线索再次被一一重新梳理、研判,陈某在浙江、云南等地留下的极为细微的线索全部被整理、输入、汇总。5月底,通过大数据分析,办案民警发现了陈某的活动轨迹,当即成立追逃组,全力开展追捕工作。此案,自贡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何洪十分重视,多次听取汇报指导追逃工作,市公安局副局长林兵多次参加研判分析。

最终,经分析研判基本确定:嫌疑人陈某冒用他人身份信息藏匿于云南省文山州丘北县。追逃组迅速转战丘北县,进行秘密走访摸排,准确锁定陈某确切藏身处。2020年6月18日晚9时许,办案民警在云南当地公安机关的协助下,在丘北县旧城区某居民小区的一套住房内将陈某成功抓获归案。

当晚,抓捕民警连夜连忙给一直关注此案的历任领导打电话:“陈某抓住了”。

接到电话后,江平很是欣慰:“不容易啊,21年啦。”

目前,陈某因涉嫌抢劫杀人已被警方刑事拘留,案件还在进一步办理中。


后记:命案告破但伤害无法弥补

历时21年的命案成功告破,但此案给两个家庭带来的伤害却永远不能弥补。

“逃亡的日子太难受了,现在我觉得完全轻松了,哪怕就是判得再重,也比之前的日子好过。”陈某告诉四川新闻网记者,在看守所这几天睡得比较好,只是想到娃娃的时候(情绪)要失控。

在被抓捕的时候,和他生活了10年的妻子刘某抱着刚出生6个月的儿子,惊恐地看着“丈夫”被一群人按到在地铐上手铐,放声大哭。里屋睡着他们10岁的大儿子。临被带走前,陈某曾哀求民警:“让我再爱爱我的儿子吧!”

他跪着走到刘某面前,把脸重重地埋在儿子身上:“儿子,爸爸对不起你们。老婆,我对不起你们。”泪水在脸上不断地流淌。

陈某说,妻子至今都不知道他的真实情况,不知道他来自哪里,不知道怎么回事,所以希望有亲友能把真相告诉妻子。“我希望早日宣判,死刑也心甘情愿。至少给我个念想,知道自己多久能出去,出去第一件事就是找妻儿团聚,我要当面跟他解释说清楚。以后我肯定做一个好人,不会做坏事。”

陈某被抓获的消息,45岁的黄女士也等了21年。

7月1日下午,黄女士接到一个电话:“我们是富顺县公安局的,想当面给你通报一个情况。”她一下子就敏感起来:“是不是我哥哥被害的案子有进展了?”

没过多久,她等来了期待已久的消息——富顺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黄勇等人郑重地告诉她:21年前参与抢劫杀害她哥哥的重要嫌疑人陈某,已经在云南被抓获。

黄女士是21年前命案中遇害者黄某的妹妹。“21年啦!我们经常想起我的哥哥。我一定要当面问问:你们当时为什么要杀害我的哥哥!”

“我哥哥是我父亲那一代弟兄三人中唯一生的一个儿子,可以说是我们黄家的独苗。父母给他买了一辆两轮摩托车用来载客挣钱。没想到就是这辆摩托车给他带来了杀身之祸。”据黄女士回忆,哥哥黄某被害时她24岁。她清楚地记得,哥哥被害后亲友邻居们痛惜不已的情景。

黄女士说,哥哥被害时侄子才4岁,嫂子后来带着侄子改嫁,对孩子隐瞒了父亲被害的情况。哥哥被害后,父母相继去世。他们至死都没能知道:杀害儿子的重要嫌犯究竟逃到哪里去了?能不能把他抓回来以慰儿子的在天之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