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联播

热线电话:13018181800 13778500333 投稿信箱:66699514@qq.com

体育健康 环境卫生 汽车交通
乡镇旅游 教育培训 医疗改革

您当前的位置:地方频道-自贡   >  盐都公安

疫战访谈——记沿滩公安分局仙市派出所民警王少波

http://www.newssc.org时间:2020-02-13 10:01来源:四川新闻网

手机看新闻:进入四川手机报 短信看新闻:订阅四川特快

四川新闻网自贡2月13日讯(李世洪)鼠年开端,全国防疫一线的故事,刺激着网友们的眼腺,太多昨日今日,悲伤故事。自贡市公安局沿滩分局宣传小编

走近战地一线采访,希望用不一样的文字组合,带给与大家不一样的观感。同时也想告诉大家,谁都不容易,请珍惜背后主动为你付出,你却连名字都不知道的那些人。

时间:2020年2月5日

地点:自贡市沿滩区仙市派出所

人物:王少波(仙市派出所民警、男、25岁),毛小编(政工室民警、男、39岁)。

内容:疫战访谈(一)

小编:“少波,请简单介绍一下自己?”

王少波:“我是宜宾市筠连县人,出生偏远山村。参加公招考试后,在去年8月成为了一名警察,就职于仙市派出所,去年8月到派出所报道,随后前往南充警察学院参加新警的封闭式培训。”

小编:“周所长说你主动请战是怎么回事?”

王少波:“今年1月23日学院放假,2月2日开校,谁料到新冠疫情的席卷,1月31日那天,我接到学院通知,延期开校。我马上给周所长打电话:培训延期了,我想回所里上班。后来周所长请示分局领导后就同意了。

小编:“你当时咋想的?蹲家不出门,蹲烦了?”

王少波:“没有,假期很短的,就十来天。我巴不得学校让我们多在家蹲会儿。其实我就想吧,疫情肆掠,派出所肯定很忙,我过来能帮点算点。再说大灾大难面前,我是所里最年轻的人,该来。”

小编:“听说你回所上班的过程也不容易?”

王少波:“防疫特殊时期,各种交通不便,我太难了!转了好几趟车,我家那个山村不通车,得走路出来。大概三十多分钟吧,走到镇上,再买票坐中巴车去筠连县城。嗯,这中巴车得开两个多钟头,到筠连县已经中午了。”

小编:“那中午饭怎么解决的?”

王少波:“我在我老婆家吃的,我老婆就在筠连县公安局当辅警。我跟老婆是1月20日才扯的证,本想春节请家里人简单办个酒席,就被疫情耽搁了。”

小编:“吃完午饭又继续赶路?”

王少波:“吃完饭就马上买票去宜宾。后来到宜宾还得转车,西客站下车,再坐公交去高客站。到高客站的时候没车了,最后一班是下午4点半,那会儿我在西客站到高客站的公交路上,错过了……”

小编:“那怎么办?沿着高速路跑回所里吗?”

王少波:“没这么惨,也没那么傻,我打电话给周所长求助。他说让我在高速路口等着。等了差不多三个多钟头吧,周所长才来,天都黑了。周所长把我拖上车就跑,跟人贩子似的。在高速路上跑着呢,他接到电话,出警,有人聚众赌博。后来我俩连派出所没回不说,我行李都没放,饭没吃、水没喝,下高速上村道直接就到了赌博现场。是个乡镇茶馆,关着门,七八个人躲里面炸金花、敲板板(方言,赌博的花样),乌烟瘴气还不戴口罩,把周所长气得脸都绿了……”

小编:“感觉怎么样?有成就感么?”

王少波发自肺腑的笑了:“感觉很好,看来我决定回来帮忙是对的,是发挥了作用的。”

小编:“这作用发挥至少到半夜三更吧?”

王少波一副你怎么知道的找到知音:“何止啊,通宵!把赌博的人带回所里,问完材料的时候,天都快亮了。”

小编:“后来呢?天亮了该歇会儿吧,派出所其他同事上班了,人手该够的。”

“够?不能够”,王少波说:“仙市镇那么多村组,派出所十几个人的警力,抗疫工作压力很大的。镇子两端的进出口各自需要两名警力,监测来往车辆人员的体温,这四名警力全天候轮转,因为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没有车经过,若有疫情病毒患者或携带者被漏网进来了,还严防死守啥?镇上还需要两名警力,紧盯各类可疑或违规人员,比如没戴口罩的、持续咳嗽的,有无买卖活禽活畜的、大摆筵席的等等。另外,除了蹲所里随时准备接处警的两名警力外,其余的所有人分散到各村组,挨家挨户排查湖北籍人员,那么多村组呢,那么多的房屋住着好几万人,根本忙不过来。”

小编:“你的意思就是1号出发,逮赌博通宵,2号白天继续防疫情没睡?”

王少波:“差不多吧,反正2号白天我忙成了陀螺到处转,吃了晚饭赶紧上床睡觉。幸好,报警电话一直没响,瞌睡补回来了。”

小编:“那接下来这几天呢?”

王少波:“3号白天继续重复防疫情,下午快吃晚饭那会儿又被周所长发现有人聚众赌博,又是七八人,又通宵哇……4号聚众赌博12人……”

小编:“疫情期间摊上这么些不听劝的,很烦吧?”

王少波:“其实来之前我就做好了心里准备,虽然从警时间没你们长,但警察的基本操作我经历过,毕竟当警察也半年时间了。你说不烦吧,也不全对,1号来所里到现在,就2号晚上睡了会,但得将心比心不是?竟然选择了警察这职业,怎能辜负它?况且派出所里我年龄最小,所有人都在加班加点,难道我还能眼睁睁看着老辈儿们玩命,我玩玩儿?不能够啊!再说现在都什么时刻了?生死与共啊,仙市镇那么多人,那么多命啊,谁又不知道这是一场持久战?都懂的,所以只要我还能站着,那就管多少算多少,管多久算多久吧。”

王少波想了想,继续说道:“我从小生活在村里,没见过什么大世面。这次的疫情国难发生在我有幸当了警察的时候,有幸当警察的我当直面疫情国难的不幸,幸与不幸很辩证的,但我回来上班和全所同事抗疫的力量是统一的。我知道,我们都很渺小,改变不了全国的大场面。不过我们就像火苗啊,很弱很弱的发着光,一直都在燃烧,不会熄灭的。最后会灭的,是疫情,我坚信!”

小编沉默不语,内心默念结了尾:会灭的,是疫情,我们都坚信并坚持吧,肯定的!

 

 

四川新闻网首页 自贡频道首页 收藏本站 打印本页 编辑:本网编辑

 
 
友情链接
新华网  四川新闻网  沿滩龙湖新城  自流井区人民政府  荣县网  自贡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自贡体育局  自贡市中级人民法院 
关于我们 服务范围  广告服务 网站合作  专家顾问团 网站招聘 版权声明 法律顾问:四川法奥律师事务所 编辑部邮箱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编号:2304068 发证机关: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2005-108 四川新闻网版权所有 icp 川b2-20030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