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闻网
您当前的位置:地方频道-自贡   >  文化
  • 专家称揭露暴恐分子现新形态 以家族为核心组织化
  • http://www.newssc.org时间:2014-06-24 18:00来源:齐鲁晚报
手机看新闻:进入四川手机报 短信看新闻:订阅四川特快


  6月14日,李伟做客齐鲁大讲坛,讲述我国国家安全与反恐形势及对策。 本报记者 张中 摄

  今年3月份以来,从昆明到乌鲁木齐,连续发生多起暴恐案件,严重挑战着我国的社会稳定和人民的生命安全。面对恐怖袭击,从中央到地方,也迅速转变思路,积极应对潜在的暴恐因素。目前我国反恐工作有哪些新格局?反恐工作思路如何转变?近日,齐鲁晚报专访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研究中心主任李伟。

  以家族为核心组织化,成暴恐分子新形态

  齐鲁晚报:您在乌鲁木齐“5·22事件”之后去了新疆,如何看待暴恐活动对当地的影响?

  李伟:5月28日到29日,我在新疆参加了面向高校教师的培训活动。在我看来,局面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样紧张。

  但是,现在我们面临着建国以来最严峻的恐怖威胁态势,恐怖袭击从局部向全局扩散,活动数量高发,手段更加多变。现在大家的直观感觉是暴恐案件发生频率比较高,主要在于当前暴恐活动的信息比较公开透明,一旦发生暴恐案件,相关部门会及时让公众了解具体的事件和破案过程。

  暴恐袭击为什么防不胜防?因为暴恐分子在实施手段、手法、采用的工具上,往往要先于我们的认知、先于我们的防范措施。结果就是大家总觉得我们会比暴恐分子慢一步。

  当然,更深层次的因素在于,对我国构成恐怖威胁的东突势力近些年来,在整体的恐怖主义意识形态上,出现一些转变。当前较为频繁的暴恐案件发生也正是他们恐怖意识形态转变的集中体现。

  齐鲁晚报:您说的这种变化主要体现在哪里?

  李伟:以往在东突势力煽动下的暴恐活动,主要是打着民族分裂的旗号。现在他们转而打起宗教建国的旗号,这就使他们实施暴恐活动的手段、方式都出现了一些变化,使暴恐分子变得更加血腥、更加残忍。他们还基本形成了所谓“圣战、殉教、进天堂”的公式,去蛊惑一些年轻人、青少年,充当恐怖主义活动的炮灰。

  暴恐分子会用很多意想不到的方式来从事恐怖活动。最近沙特阿拉伯就出现一起植入式炸弹爆炸事件:恐怖分子将炸弹直接植入了大肠,安然通过层层安检,最终将沙特反恐官员炸伤——手段的多元化会大大增加打击的难度。

  齐鲁晚报:近日有报道称,新疆警方自5月23日以来,打掉了23个暴恐集团,涉恐嫌疑人以80后、90后为主体。这是否意味着恐怖袭击发展到一个新阶段?

  李伟:改革开放以来,东突势力从地下讲经点、从娃娃开始抓起,来培养“圣战、殉教、进天堂”的思想,对当地宗教教义做了一些断章取义甚至歪曲的解释,导致一些对宗教知识还不太了解的青少年,错误地认为他们所接受的这些极端思想就是真正的宗教或宗教的全部。

  恐怖主义从事暴恐活动往往是有土壤的,民族问题、宗教问题、社会问题、诸多现实问题都会成为土壤,土壤并不是恐怖主义的本质,但是可以为暴恐分子利用。所以说,恐怖主义问题复杂就复杂在不仅体现本质特征,而且与众多的现实矛盾问题结合在一起,年轻人就容易被误导。

  齐鲁晚报:除了您所说的这些,近年来发生在我国的暴恐案件还出现哪些新的特点?

  李伟:个人认为,一个是自杀式的暴恐袭击呈增多趋势,这主要是暴恐分子受极端宗教思想蛊惑的结果。最近还发现,在实施暴恐袭击的手段上,暴恐分子正在由原来以使用冷兵器为主转向以制作爆炸物为主。

  暴恐袭击持续的时间变得非常短暂。往往在相关反恐力量到达现场的时候,整个袭击过程已经结束,损失和伤亡已经形成,这也是目前暴恐活动一个很突出的特点。

  从5月23日以来新疆警方打掉的暴恐集团来看,以家族、家庭为核心的团伙化组织,逐渐成为暴恐分子实施恐怖活动的主要组织形态。分析近几年来的暴恐案件,恐怖活动指向的目标也在发生新的转变。以往的恐怖活动主要针对基层执法力量,现在逐渐指向了弱势群体,也就是说,针对普通百姓的袭击事件在逐渐增多。

 [1]  [2]  [3下一页
相关新闻